雪松信托迷雾:无底层资产 借道假央企转移百亿巨资

  • 时间:
  • 浏览:23

摘要:

在过去的一年里,雪松信托连续发行了42个“长青”系列信托计划,产品总规模超过200亿元人民币,而标的资产则声称是220多亿元人民币的知名国企应收账款。

但《证券时报》记者前往贵州、广东、福建、上海、江苏、江西、海南等省市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走访,发现这些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几乎都否认这些债务的存在。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雪松信托通过保理渠道收到的超过220亿元的应收账款,既没有得到三方确认,也没有关闭支付,整个风险控制线处于“裸奔”状态。幕后融资人甚至通过保理渠道将丢失的“应收账款”转移给雪松信托获得融资。

从融资人的角度来看,融资性质有“欺诈”嫌疑。从“长青”系列信托产品来看,所谓的底层应收账款,其实是不能向债务人主张权利的“空资产”。换句话说,这些信托产品几乎完全没有基础资产的支持。

特别是转移应收账款高达112亿元人民币的两大金融家,以央企孙公司的名义出现,与雪松控股有间接关联。

如果把调查过程中的很多异常情况总结出来,自然会浮出一个巨大的疑问:这个庞大的财务局背后的运营者是谁?真正的金融家是雪松控股的吗?

文通苏龙飞德江余罗曼

“听起来好像有可能跟自己玩。你要我买应收账款,什么都不确认,金额那么大,我感觉不符合商业逻辑。一般谁会买?外面不会买,可能是你在绕。”

某商品供应链公司一位未透露姓名的高管,在得知雪松信托“长青”系列信托计划所涉及的应收账款标的资产详情后,颇感意外。

在过去的一年里,雪松信托连续发行了42个“长青”系列信托计划,产品总规模超过200亿元人民币,而标的资产则声称是220多亿元人民币的知名国企应收账款。

但《证券时报》记者去贵州、广东、福建、上海、江苏、江西、海南等省市考察了一个多月,对这些应收账款的债务人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真实情况令人震惊,几乎所有债务人都否认这些债务的存在。

记者进一步追踪发现,“常青”系列42款产品在全行风险管控中“裸奔”,220亿人民币的标的资产全部“一无所有”,部分幕后控制人通过“假央企”转移数十亿美元!

一、庞大的长青系列与蹊跷的文心保理

根据中国信托登记有限公司的数据,雪松信托从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底共发行了67份信托计划,包括长庆、长泰、常颖、兴安、新坤、新联。

其中,“长青”系列可以说是雪松信托产品系列中的顶级品牌。在已发布的67款产品中,长清系列有42款独家产品,占比63%。

与“长泰”“常颖”“长茂”等主要投资城市投资和房地产项目不同,“长清”系列是雪松信托——供应链金融的特殊产品。

雪松控股董事长张晋多次公开表示,“基于近20年商品供应链服务和供应链金融零违约的行业经验,雪松控股更有可能找到优质的供应链金融资产,帮助雪松信托打造以供应链金融为重点的特色金融”。

俗话说“雪松常青”,最美的寓意,似乎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产品。

证券时报记者获得的相关资料显示,最重要的产品系列雪松信托只有唯一的合作伙伴,——金文世信商业保理(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信保理”)。雪松信托长青系列42款产品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受理文信保理持有的一包应收账款债权。

截至2020年7月底,文信保理和雪松信托共签订了42份应收账款转让协议,每份协议对应一个长庆系列信托产品,合同融资总额为208.1亿元。

换句话说,文信保理从雪松信托获得了200多亿元的信贷资金。而且雪松信托几乎是文信保理唯一的外部资金供应商。那么,文心保理的背景是什么呢?

根据雪松信托的宣传资料,文信保理的实际控制人“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北京文头集团”)是北京市政府出资的市级一级企业,注册资本60亿元,信用等级为AAA级。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总资产460.64亿元,资产负债率56.43%;2019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3.94亿元,净利润1.89亿元。”

雪松信托这样描述文信保理,似乎是利用北京文投集团的实力,为文信保理做信用背书,加强其对投资者信任的说服力。

但是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

关于文心保理的公开信息不多,百度上只有两页信息。工商信息显示,文信保理成立于2018年6月29日,成立仅两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收资本3000万元。

2019年1月,文信保理变更股权,目前由四大股东组成:北京文信创新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占30%,北京文信方山文创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占30%,茂祥科技有限公司占25%,珠海金辉创富212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占15%(图1)。

图1:文信保理的股权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