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变、应变与求变:建设中高质量基础教育体系

  • 时间:
  • 浏览:14

当前,中国教育发展进入了一个充满希望的历史机遇期。19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指出:到2035年,建设优质教育体系,建设教育强国。这意味着中国教育的发展正走向一个新的旅程、新的阶段和新的时代。为此,教育工作者需要更准确地认识变化,科学积极地应对。

准确识变:教育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

教育发展取得重大成就。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特别是“十三五”期间,我国教育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根据2019年《国家教育发展统计公报》,学前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3.4%,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4.8%,高中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9.5%。完成高等职业教育扩招任务后,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51.6%,各级教育普及率达到或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可以说,中国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中上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信心不断增强。

对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与教育的实际发展相匹配,公众对高质量发展,特别是对更好的教育生活的需求正在上升。随着新时期我国主要社会矛盾的变化,就教育制度而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日益增长的需求在教育领域得到了更强烈的反映和期待。父母对教育的夙愿从“学”变成了“学”。广大教育利益相关者希望有更高的教育获得感、幸福感和满足感,整个公众的教育需求正在走向质量时代。

教育的重点日益突出。从整体上看,教育发展进入了质量导向的新阶段,这从根本上取决于以质量为核心的国家教育战略重心的转移。为了办好每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学生,近年来频繁出现《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等教育政策,在教育发展中更加注重学校建设质量、教师发展质量和学生成长质量,“育人为本”逐渐确立为考虑教育质量的核心要素。

科学应变:应对潜在教育风险及现实挑战

自新冠肺炎爆发肺炎以来,世界在过去一个世纪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教育在走向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也遇到了许多机遇和挑战。在这个过程中,仍然存在一些潜在的教育风险,迫切需要解决。教育工作者要在保持客观性和合理性的同时,加强应对风险的底线思维,科学判断当前教育高质量发展面临的发展形势和机遇。

应对新的教育质量。疫情引发的全球公共危机给包括教育在内的各行各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和危机,社会空间正在新的构建中。疫情期间,网络教学以压倒性的力量进入教育领域,“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与教育融合的速度、广度和深度日益加强。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教育形式正在形成,学习者可以获得全方位、立体化、多样化的教育支持资源。但要警惕如何应对“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带来的教育质变,避免从“数据红利”到“数据鸿沟”、从“智力驱动”到“智力压迫”的演变。特别是,在新的技术革命下,城乡、地区、学校和群体之间的教育发展差距绝不能进一步扩大。要科学解决教育发展不平衡不足的问题,绝不能放松。

响应新的发展模式。在新时代新形势下,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模式。教育发展需要适应并积极服务于这种新模式,挖掘和构建自主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教育改革和发展促进教育社会功能的释放,促进教育与社会的融合和发展循环。当前,在国内外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大规模教育特别是省际教育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性日益突出。随着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黄河经济带等一系列重大区域发展战略的稳步推进,如何真正突破现有教育发展的行政地域壁垒,构建适应区域和产业发展需求的教育一体化发展布局和结构,在帮助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过程中赢得新的发展机遇,需要提前进行宏观详细规划。

应对新的质量革命。在中国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型的过程中,教育为各项民族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知识支持和人力资源支持。特别是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背景下,面对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趋势和关键核心技术的壁垒和限制,更加需要重视教育作为“国家和党的伟大规划”的地位和力量,不断推进教育领域的质量革命,更新质量观念,重塑质量文化。就教育质量的内涵而言,它的含义更加丰富和多样化。传统上指数量和规模的“单一质量”概念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基于包容性过程的“多元质量”概念,这是一种突破视界限制的“大质量”复合三维观。同时在质量话语的表达中持有更丰富的价值元素,比如将公平发展与教育质量放在一起考虑,解读和建构质量与公平,努力做到“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公平、优质的教育”。

主动求变:以评价改革助推教育高质量发展

在教育高质量发展、生态良好的新时代,需要配套科学的评价体系。正如《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所指出的,教育评价关系到教育发展的方向,什么样的评价指挥棒,什么样的办学定位。为了引导全社会树立科学的教育发展观,迫切需要研究教育优质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系统推进教育评价改革,把握评价设计和运行中的理念、过程和方向,通过评价改革促进教育优质发展。

第一,注意观念的更新。教育的高质量发展之所以成为研究话语、实践话语和政策话语的风暴中心,聚集了多元的智力力量,在于它是在教育现代化道路上形成的新概念和新模式。作为一种全新的发展范式,它超越了以往数量补偿和规模扩张的外延式发展理念,需要更新配套的教育评价理念。要从整体上识别和构建教育评价的“大逻辑”,打破“五只”的困境,扭转在发挥指挥棒作用过程中的绝对功利主义倾向。同时,要进一步更新多元化的评价理念,坚持科学的评价方法,将多元化的评价理念整合为“改进结果评价,加强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提高综合评价”。

第二,要加强制度设计。“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作为一项整体教育战略,需要宏观和长远的体系设计,这也对教育评价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第三,要注意建设导向。优质发展是中国当前教育发展的历史取向和时代精神,是从根本上解决中国教育发展的战略问题。在构建教育优质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过程中,要借鉴基于普遍性原则的国际教育评价总体方案,更要从“国内外双循环发展格局”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实际出发,努力培养负责民族复兴的新人, 形成适应中国教育自身发展逻辑的“评价逻辑”,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评价体系和机制,回归发展质量育人的本质

(作者佘琳茂是南京晓庄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师,张新平是南京师范大学教育领导与管理研究所所长。本文是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2020重大研究项目《教育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研究》[20JZD053]系列成果之一

作者:佘琳茂张新平

(原标题:认识变化,适应变化,寻求变化:建设高质量的教育体系)

(负责编辑:冉蓉蓉_NBJS1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