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想考研究中生 绝非索取"特权"

  • 时间:
  • 浏览:25

作者:敬一山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鲁迅老师的这句话,真的有一种共同的,新的感觉。

这两天看到新闻,陕西一名视障女生三年前用盲文卷子高考,考取了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心理学专业。现在她准备考研,但是报名的时候被陕西师范大学拒绝了,因为她“没能力培训教育”。

需要了解的一个背景是,从2015年开始,国家开始允许视障学生通过盲文试卷参加高考,去普通人的大学而不是去一些特殊学校选择按摩等专业。这个进步是无数视障学生一步步争取来的,来之不易。

在这种背景下,高校以没有能力培养教育为借口拒绝申请视障学生,至少是观念上的倒退。但是,如果你看了相关新闻下的帖子,你会感到无比的难过。网友铺天盖地的声音不是支持失意学生,而是“理解”学校的立场,甚至指责学生搞道德绑架,说学生不是争取平等待遇,而是要求“特权”,支持学生就是支持“谁弱谁有理”。

这口气真不像话。一个公立教育机构不去努力为弱势群体提供便利,反而固化旧的不合理壁垒,甚至在舆论领域占据道德制高点,这是不可思议的。我们想象一下,按照这个逻辑,视障群体在这个社会中只能陷入困境。学校可以说公园、博物馆、公共交通甚至商场超市都可以“不能”为由拒绝提供服务?

当然,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学校的担忧。从过去一些视障学生进入普通大学的经历来看,学校在教材、教育方式、住宿等方面提供更多便利是必要的。高校需要投入更多的物力和人力成本,但这不也是事业单位的职责吗?

退一步说,即使大学的某个专业目前不适合视障学生,舆论的焦点也应该是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应该是如何拓宽这些群体学习和崛起的渠道,而不是批评追求更好未来的学生,让他们只能回到特殊教育学校学习按摩。

在讨论视障群体的生存空间时,专业人士往往会举出一些发达国家为例。比如美国有专门的法律保证视障学生有和普通人一样的竞争入学机会,可以选择很多专业。相比之下,我国视障学生的空间非常有限,这不仅是高校能力的问题,也是观念和制度的落后。

我们承认,国内大学的“能力”和经验可能不够,但进步总是从一个案例推进到另一个案例。如果我们面对的是为自己争取权利的学生,而不是想象更合理的可能性,而是把看似高级的需求,看成是建立在落后现实基础上的“特权”,那么大学的“能力”就永远不会提高。

很多人表达了他们对为什么中国街头很少看到残疾人群体的感受。难道不是因为公共空间没有接受它们的“能力”吗?批评弱势群体争取合法权利,而不是反思提高自身能力,是另一种“视障”。

(负责编辑:杨辉_NQ4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