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小孩赚钱,小孩“啃小”或丧失监护权

  • 时间:
  • 浏览:21

最近吃小网红,播小网红的佩奇,真的如父母所愿“火了”。“两岁半,50斤”“三岁,70斤”“马上突破100斤”……镜头前的小佩吉正在吃海塞。她虽然只有3岁,但体重已经超标,身体圆润,走路摇摇晃晃。

3岁的佩吉为了圈流量,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成了名副其实的“吃货”。她的父母每天都在镜头前喂各种高热量、营养丰富的“山珍海味”:火锅、烧烤、汉堡、炸鸡、可乐、方便面,几秒钟内用惊人的食欲、吃东西等好奇标签吸引粉丝驻足观看。

从一个社交视频平台可以看出,2018年10月,佩吉妈妈的注册账号发布了第一个吃播视频。当时一岁半的佩吉体重还是正常的。2019年8月,当2岁半的佩吉再次出现在视频中时,她的体重已经变得有些不正常。今年5月,3岁的佩奇体重超过60磅。

一年多的时间,小佩姬已经从原来片名的“佛系小胖妹”成长为“步履艰难的胖孩子”。虽然直播的时候佩吉一直说“不要做,不要做”,但是她的父母一直在往她空空的碗里添饭,说“佩吉很快就要超过100斤了”。

情况不断发酵,经常有人怀疑“伤害儿童交通”。网友直言,“佩吉的父母靠给孩子吃饭、广播赚钱”。对此,佩奇的父母回应说,孩子出生时很胖,家庭条件好,所以拍视频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娱乐。

网友没有买佩奇父母的回应。由于投诉密度高,佩奇父母注册的相关账户和视频被平台禁止。到账号关闭的时候,佩奇父母发布的短视频中,播放量最高的一个,被看了55.6万次!

很多网友都在质疑佩吉父母“过度消费孩子”是否违法。但现实中,各种平台上充斥着各种“齐娃”“孟桐”的视频。有些青少年年纪大了,有些有超能力,构成了一个网络杂耍群体:

四川6岁男孩凭借“能喝2瓶啤酒”的视频走红。在此之前,他必须在学校前后进行几个小时的现场训练;

2岁女孩连续一个月在平台现场唱歌跳舞,近两个小时每天晚上给父母赚5000块;

为了带货活下去,丢了一头小牛的小月宝成了父母的卖点!父母拍摄了4岁女孩的痛苦和日常丑陋,并在网上360度曝光。

在流量至上的时代,为了获取巨大的利益,孩子的小网红们被父母一个个推到镜头前,健康、隐私、幸福都被父母抛在脑后。本来是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却被父母驯化成了赚钱的工具。

同样,去年频繁搜索“飞踢拍童模”新闻的童模妞妞,因为不配合拍摄被妈妈踢屁股,小女孩被踢后踉跄,差点摔倒。被踢后,她站在角落里等了一会儿,没有哭也没有出声。可见被打是正常的。那时,妞妞刚刚满3岁,但她已经在童模工作了半年。

短视频流量带来的红利蒙蔽了父母,贪婪的父母似乎忘记了自己只是个孩子。但是谁又能看出这些孩子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呢?童年的快乐被剥夺了吗?你被虐待过吗?算不算童工?另外,是否应该担心整个短视频传播产业链对儿童权益造成的整体性、深远性威胁?

律师翻译

儿童过度消费侵害了儿童的合法权益

随着互联网直播和短视频行业的发展,父母选择让孩子活着赚钱的现象越来越多。主播是自然人享有的民事权利能力,未成年人也依法享有民事权利。目前法律不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而且规范直播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并没有规定直播的年代和权限。目前,

首先,一般认为利用童工让未成年人直播以获取奖励和赚取收入并不违法。一方面,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维护其合法权益,中国明确禁止使用童工。根据《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的规定,用人单位不得招用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任何用人单位或者个人使用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从事劳动,都是使用童工的违法行为。

同时,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父母应当保护子女的身心健康,保护子女受教育的权利,不得允许用人单位非法招用。但《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第13条还规定,艺术体育单位经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可以招收16周岁以下的专业艺术工作者和运动员。当然,前提是用人单位要保护被招用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和受教育权。

因此,在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同意下,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可以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如常见的童星。另一方面,未成年人的主播或父母注册为主播,他们通常与直播平台有合作关系,而不是劳动关系,因此不存在非法雇用童工的问题。

但可以肯定的是,把孩子当成赚钱“工具”的父母,不顾孩子的身心健康,不仅不称职,甚至违反相关法律法规。

第一,父母“过度消费子女”的行为侵犯了子女的合法权益,必须予以制止。父母作为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应当履行法定的监护职责,承担抚养、教育和保护子女的义务,不得侵犯其合法权益。

比如为了赚钱,把一个3岁的孩子喂成70斤,让童模承担太重的射击任务,已经严重危害了孩子的健康,侵犯了孩子的健康权;比如因为直播或者拍摄占用了孩子正常的学习时间,侵犯了孩子的受教育权。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第62条规定,父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其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予以劝告和制止。构成违反治安管理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第二,如果他们经过说服教育后仍然坚持教学,严重损害了孩子的权益,这样的父母也可能失去对孩子的监护权。根据《民法总则》第36条规定,父母有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其他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或者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学校、民政部门等合法权益行为的。可以向法院申请撤销其父母的监护资格。撤销父母监护后,法院会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安排必要的临时监护措施,指定监护人。

第三,关于“过度消费儿童”和“无节制喂养儿童”的行为是否构成虐待,刑法中的虐待一般是指通过殴打、冷冻和饥饿、强迫过度工作、限制人身自由、恐吓、侮辱和虐待等手段对家庭成员的身体和精神进行持续的破坏和折磨。从举报事件的行为和严重程度来看,刑法上很难构成虐待罪。但这些行为明显不适应未成年人身心发展的规律和特点,不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可能被视为组织未成年人进行对其身心健康有害的演出,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七十一条规定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是自媒体。要看到“网红经济”有利于推动大众的创新和创造,同时也要认识到由此产生的混乱和问题,尤其是对未成年人而言。目前,一些地区已经限制了未成年人的直播。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发布《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建议限制14岁以下未成年人直播和发送视频,只允许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同时,常亮律师还建议各大直播平台对网络主播的准入门槛进行限制,要求网络主播具备职业资格并有档案记录,让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获得网络主播职业资格。因此,“儿童过度消费”、“青少年过度奖励”、“沉迷直播、忽视学业”等威胁儿童权益的问题,从根源上减少。

为了更好地规范网络直播,保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家庭、学校和社会应当给予良好的引导,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监护和引导教育义务。让孩子学会管理好自己的时间,不要因为直播耽误学习;同时,要加强网上监管。网络信息部门要加强对直播平台的监管,督促直播平台认真履行内容审核管理职责,确保未成年人作为主播播出的内容符合互联网监管要求。正文/记者王晶

(负责编辑:王亚南_NBJ9832)